嘟嘟嘟

许墨你是我唯一想要的男人,啊!!!!!!!!!!!!!!!!!!!!!!!!

我于万顷荒原之上漫步


久而未识甘霖之味


不识绿洲


不食甘甜


不视结点


偶见一位女子束发盘坐于野上


她手捧一泓清泉


自我额前缓缓浇下


轻声细语


轻拢慢拈


轻笑轻叹


救赎与沉沦


开始抑或是终结


荒野的黄沙中


迷雾的轨迹里


我见到漩涡的足迹


她轻声对我说


去吧


舌尖饱蘸着她给予的清甜与恩惠


贪婪又不知餍足


一步三回头


我痴痴地看她


将身体投入结点漩涡之界


我在她的怀中


安静地沉睡


她轻声细语


轻拢慢拈


轻笑轻叹


怀中捧着我的一颗赤心


她轻声对我说


去吧


心尖饱蘸着她给予的清甜与恩惠 



望着执着的肉身


奔向结点的漩涡


Fin.

她曾冷若冰霜,也曾灿如朝霞。

论有一个既挑剔又健忘又繁忙的导师,这论文有多么不容易。
对待这篇冷门论文简直就跟亲生儿子一样了。
一把屎一把尿一把泪。
(不敢在三次app吐槽只好来这里bb)

【备香】猫和老虎

#动物化au慎入

#香猫和备虎

#和阿渣开的脑洞,放飞自我

#短小,一发完



香喵最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尽管它并不是很乐意承认这个事实,这个新认识的伙伴叫备备,和它一样都是在这片小森林里的,是只看上去挺威风的小老虎,当然只是“看上去”,因为这老虎似乎也并没把自己当老虎看,倒是温顺得很,自从那天遇见香喵从森林恶霸二狗子嘴里救下一只小黄鸟后又能敏捷地窜上树躲开追捕,就想拜它为师,说要虚心向它学习上树的本领。


这只备备虎比自己大出好几倍,虽然是小老虎,但比起一般的小野猫还是显得像个庞然大物,和它在一起总有种带着个大保镖的感觉,香喵不喜欢它老是跟着自己,森林里的小伙伴因为看见自己身边还有这么个看上去蛮凶的大家伙,都不敢和它一起玩耍了。


颇有种猫假虎威的意思。


“备备虎,你看啊,森林里还有那么多小伙伴会爬树,你去找别人学习吧。”香喵从它背上跳下来,不得不承认老虎的背还是很舒服的,宽大又温暖,好像比自己的还要毛茸茸的。


小老虎有些意外,这些天相处的好好的,这是要赶它走呀。


“不走,跟着你挺好的,去哪里找你这么好的师父。”说着就把小野猫往自己的胸前一揽,轻易地就将它困在两爪间。


香喵有些心不在焉,伸出小爪子搭在小老虎的爪子上,轻轻挠了两下,不痛不痒的,“森林里还有会飞的小伙伴,你怎么不去学飞呀,上树有什么好的。”


连学飞这种理由都能编出来,这是有多不喜欢自己啊,备备虎虽说是软硬不吃,自诩脾气也不算很坏,但它这好像是被嫌弃了吧。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吗?”由于失望耷拉着的脑袋靠在小野猫的身上,声音低低的,垂下来的绒毛蹭在香喵的脸上,痒痒的。


脑袋压在自己头顶沉得要命,这笨蛋为什么要用这么个委屈巴巴的口气说话啊,别忘了你可是只老虎啊,这么撒娇不知道本喵是很容易心软的嘛,使了吃奶的力气把这大脑袋挪开一点,可这爪子还是牢牢圈着自己,像块牛皮糖。


这牛皮糖黏着自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嘴上说着不喜欢这个家伙,讨厌它跟着自己,但有个人陪着自己,总算是不孤单啊,虽说还有个好朋友叫小乔兔,但最近它好像坠入爱河了都不来找自己玩了。


重色轻友。


话说回来,这备备虎对自己还是挺好的,天冷了会抱着自己睡觉,走路走累了也主动背着,而且好像自从这备备虎跟着自己后,香喵的打架次数几乎为零,也没有人敢欺负自己,找自己的麻烦了。


说到底,是谁被保护着啊。


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毕竟这笨蛋毛绒绒的抱着睡觉真的很舒服。


“欸,备备虎,你们老虎都像你这么温和吗。”


“不是哦,香香觉得我很温和吗?”感受到这只野猫总算是老实了,没有再赶它走,备备开心得又把整个脑袋搁在香香的身上,笑嘻嘻地蹭,圈着它的爪子又紧了紧。


“喂!你起开啊!你很重啊!”被压得快窒息,这笨蛋每次都来这招,香香从它怀里窜出来,两只猫爪子捧起备备虎的大脑袋,大呼小叫似的警告,“以后不准再压着我!我最凶!”


备备虎哑然失笑,轻轻蹭蹭香喵的小脑袋,还伸出舌头舔了一口,这在它看来是表示友好的小动作,“好好好,你最凶了,它们都怕你。”


“你闭嘴!”用爪子胡乱地抹了抹脸,蹦到小老虎的背上揪虎毛。


备备虎任由它在自己背上兴风作浪也不恼,干脆背着它散起步来,“香香,其实你更像老虎呢。”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方圆百里谁最凶。”香喵得意得很,搂着小老虎的脖子,尾巴呼啦啦地转,快卷上天了。


是很像老虎,只不过像的是只纸老虎,炸毛的猫还是猫,还不是被吃得死死的。


“香香开心就好了,我们回家吧。”备备虎在一边乖巧地附和,其实心里早就笑成一团。


难得糊涂嘛,这就是扮猪吃老虎吧,纸老虎也好吃。


End


嘿嘿嘿真的超喜欢备香的相处模式。

从杀网窥一斑知全豹///之前某家在XQ的小论文分析帖三天一小篇五天一大篇使劲浑身解数洗脑累不累,存在即是合理何必跳脚,每个cp都应该得到尊重,还望收收心底的恶意吧。


White Message:



牢骚,勿对号。
另,在当粉丝这条路上,如果卖萌、搞笑、产出、砸钱、圈地自萌的都是辅助,那我一定是一辈子的辅助,也希望这世上有越来越多的辅助。


【备香】<殊途> C1

#黑道paro

#有较大年龄差操作 慎入

#私设如山

#试试水的连载


十二月的科泽西,冰冻三尺,空气中的水分子大肆地叫嚣着寒冷。暗夜中,瘦高的蓝发少年穿梭于灯光昏暗的长廊,他的背部轻贴墙壁,黑色风衣的拉链停在胸口处,上衣开口与他风衣内衬的口袋形成一个最适合左手探入的角度。他利用无声的夜色隐没自己的动作,如灵活飞行的蝙蝠潜入苍狼集团情报部办公室,身上的黑衬衫、长裤和墨色的夜为他的行动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窗框上正要滴落的水珠在半空就停住,冷空气提前锁定了它下落的轨迹。



少年的手指因空气的冷湿而变得冰冷,他没有时间像往常一样呵气为手掌取暖。只知道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他展开手掌中的探照灯,开始埋头搜寻关键的证据资料



这并不意味着他的注意力有丝毫的分散,双耳时刻保持着能动的警惕性,犹如凌厉的黑鹰,捕捉周围存在的危险的声音。



他也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单独执行任务了,唯一清楚的他干这行已经快七年了,也没想过还要做多久。



他抬眼望向窗外,月色撩人,今天刚好是月圆的夜晚,估计这次任务也像上次一样圆满完成吧,完成任务后就回总部,有个朋友还在等着他。



不允许失败。



这时,大厅突然响起急促无比的脚步声,伴随着弹药上膛清脆的响声,分散的声响裹挟危险的气息靠近情报部办公室。



几乎就在少年在将密函收入囊中的同时,快步离开了办公室,将携带的不知名物品迅速往左过道一掷,触发红外线装置报警器尖锐的响声,他则飞快地往另一方向逃离。



先前窸窸窣窣的动静愈来愈激烈,向他不断靠近,伴随着恼羞成怒而不规则地响起的枪声,愈来愈逼近他。



背后密集嘈杂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清晰,想是敌人就快到了。



他灵活地跳上楼梯扶手从上滑至地面,这样能缩短一点儿时间,在落地的同时快速地朝前方飞奔,就在他即将逃出集团大厦时,位于五楼的巨大广告牌摇摇晃晃,已经脱离了支架的依附,正要应声向他砸来。少年镜片下的瞳仁急速收紧,闭上双眼往前一跃……



“砰!……”广告牌径直往地面上砸去,并没有正面砸到他,但损坏了的尖锐的零部件受到撞击后不偏不倚地刺入了他的脚踝,不用刻意去查看伤口,也能感受到血液混杂着疼痛,恣意流淌。



位于八楼的狙击手低咒了一声,本打算直接瞄准这臭小子。无奈射程太远,情急之下只得击落五楼的广告牌,想是不能砸死他也能整个半残废,看样子这小子命还挺大。



但这狙击手兄弟并不担心,这时集团各个部门已经部署完毕,后援部队即将到场,低楼层的狙击手也准备好了威力更强大的弹药,企图准备穿透少年的防弹衣。



少年已无路可走,抬起沉重的双腿往前奔跑,凭借这几年与敌人交旋的经验,现在的局面也不算太糟,他在心中一遍一遍默念:“刘备,你得冷静下来……”



他翻身躲过两枚在腹部旁掠过的子弹后,成功躲进大榕树后,这一行动为他争取到了片刻的喘息时间,前方两百米的地方就是他的车了,只要这两百米,成功挨过去,就行了。



脚踝上的伤口开始发作了,刘备有点吃痛地闭了眼,揉了揉已经发肿的脚踝,剧痛无比,捧起地上的一滩雪,咬牙就往伤口上敷,冰凉的温度暂时麻痹了他的神经。几秒后,他渐渐平静下来。摘下方才用于探测红外线的眼镜,抹了抹眼眶,抬腿离开榕树的庇护,连续闪避过几次密集的子弹攻击,往前方两百米处狂奔。





这两百米几乎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气,他钻进车内,关门,踩油门……事先较为周密的计划此时派上了用场,刘备先前将车停在黑漆漆的树林里,虽然这段徒步前往树林的路很长,但能借助黑夜隐藏自己的驾驶行踪,对他而言无疑是最有利的。



他将车驶入了密林中,黑夜的笼罩下,树林时不时传来鸟类的号叫,在他的头顶周围持续盘旋。提着药箱下了车,倚靠在一株冷杉的树干上,开始处理脚踝的伤口。



简单包扎后,疼痛并没有减少,伤口很深,血止不住地往纱布上渗,他又缠了一圈纱布后,干脆不管它,放下圈起来的裤脚,站起来试着往前走两步,如果没问题,就马上回总部。 不管怎样,总算是拿到了密函,看看表,还没到0点,还来得及。



刘备收好配枪,正要往他的吉普车的方向走去,蓦地,鞋底与落叶轻微的摩擦声在他背后响,心里刚放松的弦猛地绷紧。



看来这速度不赖,这就追上了。



没有丝毫犹豫地,他又熟练地取下别在腰间的手枪,迅速地顺势回头。



并没有全副武装的敌军,站在离他五十米开外的是一个绑着双马尾的小女孩,她身上裹着厚厚的白色棉衣,围巾把她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严实,白嫩嫩的小脸冻得红红的,眼睛眨也不眨,往后退了几步,鞋底与落叶摩擦后又发出一阵轻脆的响声,小女孩有点手足无措了,干脆站着不动,低下头慌乱地绞着自己的手指。



刘备见到对方是这般反应,无奈低叹了一声,”原来是个小孩。”他猜测是科泽西跑出来的到树林溜达的小孩。他将枪收好,试探性地靠近那个将自己裹得像只北极熊的女孩。



小女孩看见他面前这个家伙收了枪,便不再后退,轻轻吐了口气,呵出的白气让她的视线有点模糊,双眼越发迷离。



刘备在他面前站定,蹲下身,给她整了整快要围住半边脸的围巾,忍不住瞅瞅女孩的脸,这孩子似乎也不是很怕生,抬起眼睛和他对视,眼中的警觉渐渐消失。



刘备承认,第一次看见女孩的眼睛的时候,他发怔了一会儿,不知为何,这样的眼睛总让他想起“冰雪消融,万物复苏”这一类莫名其妙的温暖的事物,就像四月科泽西的艾利河,积雪融化后,类似于草原一样的新绿取代了冷冰冰的白,自然的一切被重新赋予生命力,不再固步、停滞不前,开始履行自己的职责,继续流动。



那是他向往的生机。



多年后,刘备才明白,这个孩子眼睛里温暖的东西的真正意义。



“回家去吧,别乱跑,很危险的。”



刘备不再去看女孩的眼睛,转身离开。



下一秒,温热的小手指就缠上了刘备的右手,使劲将他往后拉,刘备不明所以地低下头,看见小女孩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地,鼻尖也渐渐红了起来。



“我不知道该回哪儿去,我已经没有家了。”她拼命地想控制住自己发抖的声音,抬起头望向刘备,“你带我去维尔吉行吗?”



刘备迫使自己不去和那双眼睛对视,他低头四处打量周围的环境,天气真冷,把小孩子扔在这种鬼地方确实不太厚道,不过想到自己刚刚虎口脱险的情景,刘备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保证这个孩子的安全,四处响起的枪声还在耳边环绕,脚踝上的伤口仍在隐隐作痛……要是跟着自己,估计小命都难保。



刘备一点一点掰开缠着自己右手的手指,蹲下身和这个孩子平视,笑着问她:“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孙尚香,我家在维尔吉。”小女孩好像有点感觉到不太妙,又不自觉地抓住刘备的袖口,像是怕他突然消失。



“嗯……维尔吉啊。”刘备笑笑,“你就这么跟我走,不怕我是坏人?”



tbc

刘备遇到香香的时候还是她还是个小朋友,后来会长大的,她是刘备捡来的但不是养大的。







【备香】暧昧

#一碗白砂糖

#校园paro

#双向暗恋

1、

耐着性子算完卷子上的最后一题,前几天才买来的草稿本子也被占满了最后一页,孙尚香终于感觉到了浓浓的倦意,教室里安安静静的都是自习的同班同学,头顶的电扇吱呀吱呀响,书页翻动的声音,笔尖沙沙地触着纸张,混着热气闹得人头昏脑涨。


今天天气真好啊,操场一定特别热闹,现在出去转转说不定还能看上篮球比赛。


她勾起左手的小拇指伸向和她同坐一条长凳的同桌。


又来了。


刘备对两人之间的小暗号早已习以为常,准确来说是孙尚香喜欢对他用的小暗号,每次孙尚香学不动了想摸鱼出去外面溜达,就会对他伸出小拇指想要和他拉勾,像是征求,刘备若是也伸手和她勾勾,那便是默许了一同溜出去。


一来二去,也算是挺有默契。


刘备不急着去牵伸过来的手,他抽出一张白纸,在上面写上个数字——“10”,孙尚香捏着铅笔把纸抽过去,将刘备写的数字划掉,在下面写“15”。


刘备背靠在墙上坐着,装作不经意地扫过此时正低着头写字的孙尚香,她的手指由于用力捏着笔,指尖白皙的肤色上印出樱花的浅粉色,若是不注意,便很快会恢复正常的肤色。


孙尚香将纸又推回刘备的课桌前,这时候刘备也勾上了她的手指。


在完成这秘密暗号的交接后,便十分自然地放开了对方的手。

心照不宣。


2、

和孙尚香在自习课上溜出来玩早就不是第一次了,这是两个人三年同桌生涯中最有默契的一件事,其余的时间里,刘备便是督促着她学习,给她讲题,在她上课走神打瞌睡的时候拍拍她的脑袋叫醒她。孙尚香虽说不爱被人管着,但看在刘备总是愿意陪着她一起逃课,玩这种幼稚到不行的小把戏,便也乐得开心。


孙尚香一离开教室就是活蹦乱跳的,说是和刘备一起出来透透气的,却总是自己冲出去老远,刘备就在后面慢慢散着步跟着,看着孙尚香在离他远远的前方又跑又跳,也不主动跟上去,知道她不一会儿又会蹦蹦跳跳地跑回他面前。


像个孩子。


“15分钟到了,回去吧。”刘备叫她。


“再5分钟好不好,我作业都写完了,不要紧的。”开始讨价还价。


“刚刚你写的是15,可不是20。”刘备对她这反应见怪不怪,并不打算由着她胡来:“那我先走,不管你了哦?你可以接着玩。”


“别别别,你晚上还要给我讲题呢。”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备在前面走着,放慢脚步等着孙尚香跟上来。


不意外的,身后的人还是老老实实地跟了上来。


意外的,有个温热的小手指缠上了自己的手,刘备只觉得一直十分平稳的心跳咯噔地漏了节拍。


他听见一个喃喃的声音在身后:“诶,你等等我啊。”


不用回头看也能想象某人现在不尽兴又无可奈何嘟起嘴巴的样子。他不着痕迹地抽回被她勾住的小指,往后探去揉了一把人的脑袋,算是回敬给对方的亲密的小动作。


“喂,不要摸我头,刘备!”


“好好好,回去吧。”


你来我往,像是场小游戏。


时间就是这样在拉拉勾的指尖间流走。


3、

谁也没有主动逾越界限,两人就是简单的打打闹闹,拉拉勾,互相依赖。


如既定的游戏规则,伸出的小指头总能如愿被勾住,就像一个不会落空的约定。


毕业那天晚上,孙尚香没有在人群里见到刘备,她有些沮丧地坐在操场的长石板上,等着人潮散去。


心情像被用力摇晃过的波子味汽水,积聚的点点冲动像小气泡氤氲在看似波澜不惊的液体里,只需轻轻拧开瓶盖,便是不可遏制地倾泻。


也不是非要有个结果。若是搁置着它不理会,再热烈汹涌的汽水,只要不打开盖子,时间久了也会化为失去气泡的一滩沉静的糖水。


孙尚香有些迷迷糊糊的,仰着脑袋正准备往身后的石板上倒下躺一会儿。


肩膀被一双手按住,阻止了她下倾的动作。


“你打算在这过夜啊?”熟悉的声音,孙尚香觉得有人正更用力地摇晃那瓶波子汽水。


她只觉得眼眶有些湿润,但极力忍住。


也许能好好道个别。


“我......找了你半天,有点事情耽搁了,来晚了。”刘备将她拉起来,在她的对面站着。


这是很正式的动作,从他欲言又止的表情看。


“你是来道别的吧,”两人的目光很自然地碰到一块,孙尚香不喜欢这种怪异的气氛,瞥到一边去,故作轻松:“同桌一场,就不用这么神经兮兮的啦。”


两人的关系说简单不简单,能懂孙尚香的各种小习惯,惯着她的小把戏的只有刘备。要说特别也算不上,两人自觉的默契让双方都是若即若离,保持安全距离的正常关系。


这份特殊又自觉的默契,也许仅仅是仰仗两人的同桌关系罢了。


就像被用力摇晃过无数次,却始终没有人打开盖子的两瓶汽水。


躁动又暧昧。


孙尚香说着,笑嘻嘻地伸出左手的小拇指在刘备眼前轻轻晃晃,“刘玄德,祝你好运!以后不是同学了,也不能忘了我!”


这是唯一一次,刘备没有勾住孙尚香伸过来的手。


他从衬衫口袋摸出一个用金色锡箔纸包裹住的环状小戒指,这是他用孙尚香塞给他的软糖上拆下来的塑料金条环起来的。


这个像玩具一样的小戒指正套在孙尚香左手的小拇指上,看上去十分滑稽。


刘备一脸严肃地做完这些,有些紧张地望望眼前的人。


孙尚香忍住了爆笑的冲动,故意问他:“你这是想玩过家家?”


刘备并没有理会她的调笑,很清楚对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轻轻牵住孙尚香的手,稍稍用力将她拉近自己的身旁。


“没有,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当这是游戏,”刘备牵着孙尚香的手紧了紧,“你第一次想逃课,把手伸给我要拉勾的时候,我就把这当做是一辈子的事了。”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我喜欢你,孙尚香。”


还是一如既往温柔和煦的声音,察觉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像他这个人一样。


殊不知,那瓶波子汽水的瓶盖早已被拧开。


一个软软的身子扑进他的怀里,抱了个满怀。


“好幼稚……”孙尚香望着手指上戴着的玩具小戒指,忍不住笑出声,“不过,还是勉强收下了。”


到底谁幼稚啊,刘备看她眉眼弯弯,笑得软糯,轻轻揉了揉怀里人的小脑袋。


“嗯,幼稚的很。”



End


瞎几把写,我的少女心已经快死亡了,谢谢能看到这里的你。


【马可波罗x孙尚香】朝我心上开一枪吧(上)

#中篇#cp为马可波罗x孙尚香#ooc算我的
不知道在哪听说的,一件事只要重复做上21天,就会变成习惯。

距离孙尚香上一次见到马可波罗刚好21天,属于她的房间的小抽屉里还是静静躺着两把镀着古铜色漆面的手枪,由于经常擦拭的缘故,枪面依然是光洁的,并未沾上什么微尘。只是在枪的扳机口有着些许褪色的痕迹,嗯,毕竟这枪的主人用了它好久了。

上一次使用它还是21天前呢,孙尚香轻轻握住枪的把手,就这么虚虚地握着,使了好大的力气却还是没有办法扣动扳机。

叹了气,明明他已经教过自己了,怎么还是不会。

子弹在枪膛内转动发出清脆的声响,子弹之间熟悉的灵活相互撞击声,显得有些笨重,远远不如枪的主人使用得自如。孙尚香还是固执把枪放在耳边听着这些细小的声音。

嗯,就好像那个人就在旁边。


————————————————————————
三个礼拜前的峡谷大赛,孙尚香和马可分别占了自家队伍的两个adc位,巧的是一波团战后双方都只剩下这两位adc,孙尚香照例去打自家的红buff,一个翻滚到了红buff跟前才发现早在团战时被对面马可拿走。

“也罢,去拿他家的,这时候肯定回城了。”说着就顺着草丛摸索到对面的野区,藏在草丛偷起红buff。

眼看着红buff即将到手,孙尚香开心地放了个小炸弹顺手想收走红buff转身一个翻滚就溜走,嘴角边扬起一丝得意的笑。
几秒后......

“噫?我的红呢?!”孙尚香低头瞅了眼自己脚下又瞅瞅红爸爸,一脸懵,自己最后放的小炸弹肯定能把红爸爸收下的,难道?

糟糕了。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头戴米黄色高帽的意大利人正站在离她不远的草丛,身体倾斜着靠在石壁上,示意孙尚香看看他脚下的红buff,低头轻笑了一声,抬眸问道:“孙小姐?”

“你!!!这是我的红!!”孙尚香气极,一时间竟忘记了眼前带着红buff又处于满血状态的马可波罗足以对她造成的威胁。

不过这意大利人似乎也不急着找她算账的样子,只是反问:“这位小姐,这可是我家,”身子缓缓前倾靠近孙尚香:“这么霸道的吗?”

男人突然的迫近让她本能地后退,迅速翻滚拉开距离,孙尚香还在为到手了又飞走的红爸爸生闷气,一边保持着安全距离一边举起重弩攻击眼前的人。

“我打的红当然是我的!把红还给我!”

马可波罗还是保持着最开始的微笑脸,看着孙尚香一枪一炮打在自己身上也不气,等到自己血量差不多三分之一时,突然间猛的欺近了还在炸毛的孙小姐,左手的枪扣住了眼前人的腰,右手也没有闲着,举起枪抵在孙尚香的头顶。

“嗯?”说着轻轻扣动扳机,伴随着子弹上膛的利落声响,孙尚香一步步往后退,直到背部被推搡到厚厚的一堵墙上。

不得不说,马可实在是太高,自己只到对方的胸口,现在整个人都被牵制着,一股重重的压迫感。

“你在害怕啊?”马可波罗兴味十足地打量着孙尚香,默默关注了这个姑娘这么久,今天终于给他逮到机会好好跟她“相处”了。

还真是可爱啊,马可有点走神了。

感觉到抵在自己头上的枪口稍微松了一点儿,孙尚香趁机用力推开面前的人,顺势一个翻滚从人的右侧逃开,转身就跑,同时还不忘回头射一炮。

“大意了喔,马可先生。”一个甜甜的挑衅意味的的wink。

孙尚香还没意识到她又错了。

下一秒噼里啪啦的子弹就砸到她的腿上,而且这子弹好像比平常的都痛,自己真的有点力不从心了。

“可爱的小姐,你又大意了。”马可忍不住偷笑,一步一步跟在吃力地拖着脚步的孙尚香后面,虽然没有再对着她射击,却也没有想放走她的意思。

这家伙,还有红在身上的,该死。

看着自己的血量实在是越来越低,同时被红buff重伤黏住了脚步难以动弹,估摸着这回要栽在这个狡猾的意大利人手里了。孙尚香气极,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扁着嘴抬头瞪着马可波罗,一幅欣然赴死的模样:“动手啊,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噗。”看见这位孙小姐一脸不情愿又嘴硬不认输,半带无赖的样子,马可忍不住笑出声,曲起一条腿蹲下身去和她平视,其实自己只是想逗逗她而已,毕竟绅士是不会对美丽的女士动手的。

抬眸撞上面前的男人毫不掩饰的热烈的目光,马可就这么仔仔细细地看着她的眸子,久久地才眨了一下眼睛,他的睫毛很长,眼廓弯弯的像月牙,眸光是灵动跳跃的,就像他这个人一样不安分。孙尚香开始觉得不自在了,只能认怂,上一秒还是凶巴巴气鼓鼓的样子,下一秒就红着脸低着头不敢和他对视了。

见眼前的人低下头,马可手中枪的枪口缓缓从孙尚香头上移开,顺着她右侧的脸颊一路往下滑,最后抵下人的下颌处,稍稍用力将孙尚香的脸抬起和他对视,眉眼弯弯,笑得一脸真诚无害:

“真可爱,你倒是当真不怕死?”


TBC

就没有人萌这对射手一哥和射手一姐的西皮嘛?( ^ω^ )

萌哭了啊这对

强强人设真的戳我萌点

邪教真好吃(ˉ﹃ˉ)